河景酒庄

河景酒庄

河景酒庄(Riverview Cellars Estate Winery)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尼亚加拉河畔Parkway上,是尼亚加拉大瀑布到尼亚加拉湖滨小镇的必经之处。河景酒庄的每一瓶酒都深深浸润了这片土地的特有风味——

亿万年前,这里曾是波澜壮阔的海洋。后来沧海变桑田,一些海洋微生物沉积于此,为葡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养分。近河处的土壤是柔韧的粉质壤土,越往西土质越干实,益于排水,方便控制葡萄的活力,尤其是雨水较多的年份。

1910年开始,这里就种植着各种各样的果树。现在葡萄园一角还依稀可见当年火车站的原址,足见当时水果运送的盛况。后来,意大利酿酒世家皮里特利家族迁至这里,哥哥开了Pillitteri酒庄,弟弟山姆则在尼亚加拉河畔开了河景酒庄。现在,河景庄园共划了16块不同的种植区域,因地制宜分别种植了德国和法国一些香气十足的葡萄如霞多丽、灰皮诺、雷司令、琼瑶浆以及波尔多主要品种赤霞珠、品丽珠和梅洛。当然还有最经典的冰酒葡萄——维代尔。 Continue reading

柯兰纳瑞酒庄

柯兰纳瑞酒庄

柯兰纳瑞酒庄(Colaneri Estate Winery)位于尼亚加拉湖滨小镇的St. David’s产区。亿万年以来,冰川将这里雕琢打磨成尼亚加拉断崖,也曾经是尼亚加拉河与安大略湖交汇之处。酒庄就坐落在断崖之下,海底生物化石沉积让葡萄能吸收到丰沛的养分,湿润的空气也为葡萄生长创造了一个完美的环境。

柯兰纳瑞是一个充满爱情故事的酒庄,爱的故事起源于他们的家乡——意大利弗罗索洛内。约瑟夫·柯兰纳瑞与玛丽亚一见钟情,他们1951年结婚后生了两个儿子迈克和尼克。1967年,怀着对新世界以及美好生活的梦想和向往,柯兰纳瑞举家迁至加拿大尼亚加拉地区。迈克和尼克成年后,他们又分别爱上了另一对来自意大利的姐妹安吉和贝蒂,并与这对姐妹花共结良缘,繁衍生息,组建了一个更为庞大的家庭。爱的凝聚力让他们和睦相处,共同生活在酒庄旁边的大家庭中,意大利的家族传统在加拿大尼亚加拉得以薪火相传。

柯兰纳瑞家族在这个风景如画的St. David’s山脚下买下了一块40英亩的葡萄园,并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占地31000英尺的宏伟酒庄。酒庄呈C字形,象征着柯兰纳瑞(Colaneri)家族的传统,也犹如敞开双臂的巨人,拥抱周围迷人的风光。酒庄朝西而建,让夕阳点亮这座依照古罗马风格修建的建筑。漫步其中,犹如置身于意大利阳光灿烂的托斯卡尼。顾客在品酒大厅品酒时,可俯瞰那一排从意大利直接引进的不锈钢发酵罐。在葡萄采收季节,更可以看到忙碌的工人们正在精心手工挑选葡萄。站在二楼登高远望,宽广无垠的葡萄园尽收眼底,更依稀可辨远处多伦多逛街的朋友和他们窃窃私语的交谈。 Continue reading

昨晚忙报关的事,早上忙出货的事,白天忙着卖酒,傍晚赶紧做单发货,晚上应王老板之约和一帮好友去吃巴西烤肉(王老板和徐老板刚刚卖了一个货柜的酒,非常励志的故事) 。今年尼亚加拉最大的主旋律不是冰酒或葡萄酒,而是酒庄本身,Lailey前不久卖掉之后,其它酒庄也立马水涨船高了。本周很多葡萄园都在松土施肥,今年干旱的天气估计可以带来比较浓郁的口感。

  

  

  

葡萄园的一年(以波尔多为例)

葡萄园的一年(以波尔多为例)

葡萄园里的工作全世界都基本一样,有一个基本模式。但是在波尔多地区以及欧洲的葡萄酒产区,每次耕种的时间都随气候以及天气条件而定。对于饮酒的人来说,很容易就忘记种植葡萄并不仅仅是收成带来的喜悦。犁地以及剪枝等日常枯燥的工作很多时候都必须在严寒的冬天完成。 Continue reading

冰酒漫谈


冰酒是大自然的礼物。它是一种口感平衡富含浓郁果香的餐后甜酒,虽然它含有蜂蜜、桃子、杏、荔枝、芒果以及各种坚果的芳香,但它是100%葡萄汁酿造的,没有任何添加原料。许多尝过冰酒的人都问我,为什么冰酒如此甜且能散发出如此浓郁的香味呢?是不是加了糖或蜂蜜?更有一些“好心人”告诉我说如果冰酒能脱糖的话,它在中国一定会非常火爆。对于这些善意的建议,我笑而不答。冰酒的秘诀就在于——冰——葡萄成熟后,让它在葡萄树上一直挂到十二月底或一月初,冰霜把葡萄里原本含有的水份冻成冰晶,只剩下冰点更低的糖份和非常浓缩的葡萄汁。在酿造过程中,一部分糖分转化成酒精,另一部分无法转化的糖分(当酒精度达到16%时,发酵剂就被酒精杀死了,发酵过程就自然中止。)就留在了酒里,加上这些葡萄的强酸度,就形成甜而不腻、平衡感好的冰酒佳酿了。


冰酒的诞生源于一份美丽的错误。相传冰酒诞生于在1794年德国法兰克尼亚(Franconia)地区。当年,欧洲经历了一场严寒的气候,德国也不例外。教会的僧侣们都在等待采摘葡萄的指令,当时没有教会的统一指令谁也不敢私自采摘葡萄。他们就让雷司令挂在葡萄枝上,等着天气暖和的时候再去采摘。谁曾想一场突如其来的霜冻将葡萄冻蔫了,正当大家失望之余,有一位酿酒师按照往常程序采摘葡萄、榨汁并酿造。这些像糖浆一样的果汁在酿造后竟变成了最美味的葡萄酒——奇迹就在这一刻诞生了。这段美丽的传说并没有详细的文字记载,酿酒师是如何进行酿造的也无从知晓。后来1830年德国多姆斯海姆(Dromersheim)因为有较详细的记载,反而被公认为是冰酒(德国写作Eiswein)的真正诞生地。


虽然德国是最早的冰酒生产地,但因为德国的气候不稳定,通常要四五年才有一次酿造冰酒的气候条件。世界上能持续产冰酒的地方就首选为加拿大,尤其是尼亚加拉地区。可以说世界上80%的冰酒产于加拿大,而尼亚加拉地区又占全国总额的80%,相当于世界上64%的冰酒就在我所居住的尼亚加拉半岛上酿出来的,而且红冰酒就只有我们这个地区才能生产。因为红葡萄皮较薄,比较敏感脆弱,在严寒中挂不住。只有尼亚加拉这块风水宝地,夏天不太热,冬天不太冷,又有充足阳光,给红冰酒的生存创造了极佳的地理环境,这得益于五大湖以及尼亚加拉断崖的影响。从Niagara-on-the-Lake一直到Beamsville,都夹在安大略湖和尼亚加拉断崖之间。北边的风吹过安大略湖,掠起湖面上的水汽,被断崖阻挡着,便在这块土地上空回旋,葡萄园就在它的笼罩下,得到很好的保护。


加拿大最早生产冰酒的酒庄是位于BC省Okanagan的Hanle Vineyards。1972年,农场主Walter Hanler留下一小批冰葡萄,并在次年酿出非常珍贵且少量的冰酒,产量仅为40升。经过多年努力,1978年,Walter Hanler终于向加拿大市场推出第一批用于销售的冰酒,总量为178瓶。有人预测,如果有人还保留这178瓶中的任何一瓶,放在伦敦酒拍卖会上,一瓶可拍到150万英镑的高价。目前,这家酒庄还保留两瓶原装原标签的1978年冰酒,它们贮藏于酒庄附近的一个恒温酒窖里。


话题切换到1983年,那年是安省冰酒酿造的一个里程碑。Inniskillin(国内翻译为云岭)酒庄的合伙人兼酿酒师Karl Kaiser夏天时和邻居德国出生的Ewald Reif正在Inniskillin酒庄喝酒,他们的话题转到尼亚加拉到那时为止还没有人尝试酿造冰酒之事,他们商议说何不留点葡萄让它一直挂到霜冻,再尝试酿造冰酒呢?Ewald Reif当年正在大兴土木盖酒庄,就是现在紧邻Inniskillin酒庄的Reif Estates Winery。于是卡尔就把当年维代尔的葡萄留了十三行不摘,让它一直挂到结冰时。同年,尼亚加拉滨湖小镇的Hillebrand以及安省最南边的Pelee Island的一些酿酒师也正在进行这项伟大的实验。Karl Kaiser留的葡萄是酒庄门正门口的那些,很有可能就是本文开头处照片中的那些葡萄树。1983年12月3日,第一场冰冻来临的时候,Karl不巧去美国纽约州的Rochester参加酒。当他回来后,发现13排葡萄树上空空如也,所有葡萄都不见了。他以为是员工摘了,便去质问他的员工。后来才发现在前一天夜里,一群饥饿的小鸟把葡萄全都吃光了。当时积了半米深的大雪把小鸟能觅到的其它食物全都遮盖了,饥不择食的过境鸟儿们就享受了一顿丰盛的葡萄大餐。这些鸟儿们连护照都没有,Karl想要追究责任鸟也没有办法,只好期待来年了。所以再一次阴差阳错,Hillebrand成为尼亚加拉地区第一个酿造出冰酒的酒庄。


第二年,大家都纷纷给留作冰酒的葡萄罩上大网,防止小鸟偷食。Inniskillin生产出66箱冰酒。两年后,卡尔把这批酒带到一个国际酒展,并获得了加拿大酒业的唯一一个金奖。1991年,他们的89年的冰酒在波尔多地区举办的国际葡萄酒及烈酒展览会(Vinexpo)会获得荣誉大奖(Grand Prix d’Honneur)。自此,冰酒像含羞欲语的少女,渐渐在葡萄酒行业崭露头角。


1999年,VQA(Vintners Quality Alliance,酒商质量联盟)在安省成立,并于2000年6月成为安省酒业的权威机构。该组织对葡萄酒以及冰酒的各个方面均有极其详细而严格的规定。对于冰酒,VQA规定葡萄采摘时含糖量最少不低于葡萄自重的35%,采摘温度不得高于零下八度(摄氏)。如果达不到这些条件,这批酒就不能贴上冰酒的商标。所以冰酒通常都是在夜晚采摘,而且纯手工采摘(少数大酒庄采用机器采摘,因为机器采摘速度快,可以在白天进行),并尽快榨汁酿造。葡萄里85%的水份已经没了,通常一公斤葡萄足可以酿造一瓶750ml的普通葡萄酒,却只能酿出50ml冰酒。所以酿造同等量的葡萄,一瓶冰酒相当于15~20瓶普通干红干白,一瓶375ml的冰酒约需八公斤葡萄。加之采摘的人工成本,酿造时间更长(冰酒通常最少需要三个月时间,让糖份充分转化成酒精,酒精度达到11%的时候,发酵过程终止,所以冰酒的酒精度通常为8%~11%,过滤后还要尘封至少六个月才装瓶,待到酒色变成琥珀色后再推向市场。),因而价格更高,与枫浆一样,金黄琥珀色的冰酒也被称为“液体黄金”,不仅是因为颜色与黄金相似,它的价格也亦步亦趋。


因为其高昂的价格,因此冒牌冰酒层出不穷。本来冰酒可以是Ice Wine,但VQA对冰酒的限定是规定为一个单词:Icewine。所以诸如Iced Wine、Icedwine,统统都与真冰酒搭不上边,它们只是把葡萄放冰库里冷藏,让它失去水份,跟挂在树上天然冷冻大相径庭,少了一份成熟的妩媚。更有甚者,把晚摘(late harvest)葡萄当冰酒卖。还有一种假得离谱的,就直接往葡萄汁里加糖酿造了。他们用精美的磨砂瓶装着,贴上精美的标签,画上加拿大国旗,弄个VQA的标志,就轰轰烈烈地进入中国千家万户了。亚洲尤其是中国冰酒造假程度,时常令VQA咬牙切齿,但终因鞭长莫及,力有未逮,而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
关于冰酒,我还可以说很多很多,譬如关于如何贮存、如何饮用、冰酒与健康,等等等等。但今天写这篇漫谈的目的是为了展示新拍的照片。所以,亲爱的你就不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还是瞪大眼睛,边品尝冰酒边看图说话吧。说起品尝,我想起一个笑话。某天,一群山东朋友来酒庄买冰酒,事先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山东的。当他们在品尝的时候,我就学山东话说了一句:“我们这酒是娘造(酿造)的,不是狗对(勾兑)的。”结果我这蹩脚的山东话被骂得个痛快。

痛快也好,喝酒,不就是图个痛快吗?

2012年12月29日凌晨1:00